當前位置: 首頁» 媒體聚焦

中國中醫藥報 2020年3月20日報道【全民集運】第二批國家中醫醫療隊:呼六病區上演生死時速

發佈時間:2020-04-06

  從1月27日馳援武漢至今,北京中醫藥大學醫療隊在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病房呼六病區積極作戰,展現了國家中醫醫療隊的醫者風範與大愛無疆。

  2月28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六病區重症ICU病房,插着呼吸機的周某病情不容樂觀,氧合指數85,四末不温,循環功能不佳,情況岌岌可危。第二批援鄂國家中醫醫療隊,北京中醫藥大學團隊總領隊葉永安查房,進行中藥干預,兩天後,周某情況明顯好轉,並具備了拔管的條件。

  新冠疫情發生後,這樣的生死對決每天都發生在重症ICU病房,在這個以西醫為主的特殊病房,面對瀕危生死的病人,中醫藥如何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力挽狂瀾?這是北中醫團隊的命題,用葉永安的話説,國家中醫醫療隊,就是要去啃硬骨頭。

  出征:山鳴谷應,精兵強將盡鋭出征

  1月27日清晨,在東直門醫院副院長張耀聖的帶領下,一支由東直門醫院東城、通州兩院區及東方醫院40名醫護人員組成的精英醫療隊踏着晨曦,奔赴抗擊疫情的第一線——武漢市,他們將與廣東省60名醫護人員會師於武漢,作為第二批國家中醫醫療隊奔赴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聯合作戰。

  這距離接到指令只有不到三天時間。1月24日,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要求東直門醫院和東方醫院分別組建一支20人成建制隊伍,火速前往武漢。令出如山,山鳴谷應。集結令發出後,東直門醫院和東方醫院全體醫護積極響應,短時間內就有幾百餘名醫務工作者主動報名。白衣執甲,逆行而上,從來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平凡人。面對疫情他們沒有一絲猶豫。1月24日,19時22分59秒,當東直門醫院院感羣裏跳出“關於支援武漢疫區的報名:完全自願,醫院綜合選派。”時,19時23分34秒感染科醫師赫偉麗就果斷回覆:“生命所繫,性命相托,職責所在。”這一過程她只用了35秒。 “我堅決申請到一線為患者治療。我已退休,無牽無掛,不像年輕人上有老下有小”。東方醫院耳鼻喉科原主任劉大新雖已退休,卻毅然在疫情暴發的第一時間遞交了請戰申請書。而像這樣的請戰書,還有很多封。很快,兩支涵蓋重症、呼吸、影像、院感、護理等專業的40人成建制隊伍集結完畢。為保護醫護人員的診療安全且不給前線增添負擔,兩院統籌協調N95口罩、防護服、護目鏡等醫用防護用品以及純棉短袖、一次性內衣褲、紙尿褲等生活物資,為即將出徵的戰士們備足行囊。

  飛機準時抵達武漢天河機場。隊員們只有短短兩天的時間調整,便要奔赴戰場,院感培訓、生活物資採購等問題迎面而來。由於隊內正好黨員與非黨員人數對半,隊長張耀聖就提出建立“一對一結對子”方法,讓每名黨員和一名羣眾結成對子,大家扭成一股繩兒齊上陣。從生活物資的採購到科學改造隔離病房、優化就診流程、完善病人的分層管理,時間緊,任務重。紅色的隊服,紅色的黨徽,紅色的旗幟,1月30日,這支紅色之軍將進駐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六病區——該醫院距離此次疫情的“風暴眼”華南海鮮市場最近,他們即將奔赴抗疫的第一線。

  生死:逝者已去,要為下一個生命而努力

  北中醫團隊接管的呼吸六病區,是由醫院原來泌尿科、心臟科、婦科合併的病區,位於醫院老樓的六樓頂層,醫護人員需走樓梯把大量的醫療物資搬上去。30日下午三時,陸陸續續的病人已經來到呼六病區,北中醫團隊第一批隊員正式進入隔離病區。往往,戰爭的現場比預先設想的情形還要嚴峻。疫情來勢洶洶,不到兩個小時,病區就接診了9名患者,很多患者有基礎性的疾病,或者延誤了住院的時機,一收治進來就是重症。醫護人員在隔離病區的工作雖與平時無大的差異,但不斷響起的警報,提示他們,這裏是真正的戰場,是生與死的博弈。

  面對緊缺的物資條件,為了全力救治患者,北中醫團隊最大限度實行6小時工作制,白班,夜班輪替上,6個小時一套防護用具,這就意味着只要穿上防護用具進入隔離區,他們就不能再進食、再喝水、再上廁所......由於穿脱隔離服複雜的程序,他們每個人都要在低氣壓、厚重的隔離服中至少待7個小時,東直門醫院隊員90後護士耿旭説,她已經養成了六個小時甚至七八個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的“好習慣”。隔離病房只有一扇門,但往往是陰陽相隔的兩個世界。 “把這個送給我媽媽吧!”隔離門外,一個50歲左右的男子拿着兩瓶靜注人免疫球蛋白要給東直門醫院骨科護士杜漸,“明天再來吧,今天過了送物品的時間。”杜漸説,門對面,是一陣沉默,過了一會,這個剛毅的男人哭了。“我媽媽是‘白肺’了,做兒女的就是儘儘最後的孝心,明天,估計老人就用不上了……”

  在隔離病房短短的幾天時間,讓這些經歷太多生死的白衣天使們也深感無力,她們常常哭過後,再面對現實,絕望後又重生希望,“逝者已矣,我們要去為下一個生命而努力。”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目標,明天又是嶄新的開始。

  博弈:隨證化裁,後方智囊團雲會診獻策

  北中醫團隊中的東直門醫院、東方醫院作為國字頭的代表隊,此次馳援武漢,他們就是用手中的中醫藥“法寶”當做定海神針,與這場疫情巨浪做場殊死博弈。在呼六病區隔離病房,大部分以重症患者為主,北中醫團隊醫護人員用專業和擔當給予了患者最好的救治。他們貫徹 “規範治療、發揮特色”的原則, 堅持“一人一策、隨證化裁”的思路。注重體質、疾病、症狀“三結合”、中西醫相結合、中藥方劑與中醫技術療法相結合的治療,同病不同治、同病不同方,臨牀效果顯著。

  他們還使用鍼灸,改善患者出現的高熱、喘憋、乏力、腹瀉等症狀。北中醫護理團隊採用耳穴壓丸,並配合摩耳操、心理疏導等方式,改善患者緊張、焦慮的情況。通過中西醫結合治療,隔離病房中幾名患者都已明顯好轉。有位患者起初不太信中醫,親身體驗到療效後,説:“中醫這次是真讓人刮目相看,我連續7日沒再燒,也不咳嗽、不腹瀉、不乏力,胃口好,精神也好。” 以北京中醫藥大學黨委書記谷曉紅、校長徐安龍、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醫大師王琦、教授姜良鐸、王慶國等大咖組成的醫療專家組,還通過互聯網,在後方對前線疑難病例進行遠程會診,獻計獻策。雲會診上,後方專家們指出,即使患者達到出院標準,恢復期仍然要繼續服用中藥,以徹底祛除邪氣、鞏固療效。對於所有患者的治療,都要遵循三因制宜、辨證論治的原則,要堅持辨病辨證相結合,臨牀療效評價要結合現代醫學的化驗和影像結果。要堅持對患者進行動態觀察,嚴謹求證,不斷補充完善現有方案。前方後方的羣力羣策,讓病區內的情況大有改善。 2月15日,呼六病區5名確診患者出院,檢查結果顯示,患者在不吸氧的狀態下氧飽和度達標、活動耐力增加,恢復效果很好。這也是北中醫團隊接診確診病房以來的首批出院患者。與初入隔離病房時的陰霾相比,中醫藥讓小小的病房充滿生的希望。

  冒險:中醫進入ICU,獲取第一手重症資料隨着越來越多的患者康復出院,原本擁擠的呼六病區在2月下旬已不像剛來時那樣忙碌了。但是,隔離病房的另一側,重症ICU病房裏,還有一些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仍在生死的一線掙扎,情況不容樂觀。 2月17日,東直門醫院黨委書記葉永安親自掛帥,帶領北中醫團隊第二批醫療隊員,緊急增援武漢前線,他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攻克中醫藥治療重症難題。

  “中醫藥前期主要是在輕型、普通型及部分重型患者干預中取得了較好效果,如何在重症、特別是危重症患者中體現出中醫藥的療效,創造性地將中西醫結合起來,提升危重症患者救治成功率,是我們中醫國家隊應該去努力的方向。國家隊就是要去啃硬骨頭!”葉永安説。回溯歷史,中醫藥抗擊時疫源遠流長,歷代醫家用中醫藥活人無數,其中不乏急危重症患者。但新冠肺炎病毒的出現是人類歷史上的第一次,必須有大量的臨牀經驗總結才能準確用藥。葉永安決定,“深入ICU病房,獲取第一手資料”。眾所周知,新冠肺炎的傳播途徑以呼吸道飛沫傳播為主,而ICU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呼吸道持續開放,空氣中病毒含量之高為所有病房之最,被稱為“紅區中的紅區”。但為了採集第一手資料,治療更多重症、危重症患者,葉永安毅然帶領團隊進入ICU病房查房,這也是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首次接受中醫查房。ICU共有8名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均為機械通氣,3名已做氣管切開,5名保留經口氣管插管。深入虎穴獲取的第一手資料果然信息“含金量”超高。連夜不休的葉永安與團隊進行分析,總結出了新冠肺炎屬“濕毒夾風之疫”,其總體核心病機是“濕、毒、風、虛”。 “本次疫氣為濕毒夾風之邪,稟風之氣而具快速染易之能,直入於肺,體虛之人更易受病。陽氣旺盛者,可直解濕毒而病癒。陽氣虧虛者,濕毒難解。下至中焦脾胃,脾胃強則至此可愈,脾胃弱則病勢轉危。至恢復期,多見肺脾氣虛,氣血瘀滯之象。”

  搶救:打出“組合拳”,處方開藥掌握“度”

  通過對病情仔細的分析、研判,葉永安及團隊成員堅定了中醫藥參與危重症患者救治的信心。但是事情並非想象的那樣簡單。在臨牀,望聞問切是中醫收集臨牀信息的核心手段,但是重症監護室的病人上着呼吸機,無法實現問診,無法觀察舌象,胳膊上捆着監測袖帶,手背扎着輸液針,再加上醫生帶着兩層手套,切脈也很困難。這給中醫診斷帶來巨大的困難。如何對ICU內危重症患者精準辨證,如何給他們對症下藥? 3月3日,ICU病房77歲患者孟某的情況急轉直下,血氧飽和度達不到85%,雖給予高流量吸氧,但其低氧狀態始終無法糾正,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新冠肺炎重症監護室主任王夜明緊急進入ICU給予插管,呼吸機輔助通氣,3月4日,孟某出現了一次心臟驟停,予以心肺復甦後,孟某被搶救了回來。面對生死邊緣掙扎的患者,3月6日,葉永安帶領團隊對該患者進行了中醫查房。因為不能在腕部準確切脈,葉永安運用三部九候診法,在頸動脈、踝關節拿脈,同時靈活採用臟腑辨證及衞氣營血等理論,認為該患者屬濕毒傷陰、津虧氣耗,造成了氣陰兩傷、心神失養的臨牀表現。又綜合五運六氣理論,今年氣候屬少陰君火司天,陽明燥金在泉,運用司天方正陽湯,加大劑量益氣養陰藥進行治療方案調整。在中西醫共同努力下,僅僅6天時間,3月12日,孟某就順利的拔管脱機。3月16日,當葉永安再次深入ICU查房時,孟某不僅意識清醒,還主動要求喝冷飲,情況大為好轉。“這是一場高水平的綜合救治。”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主任醫師王夜明在一旁感慨地説。這套特有創新的,綜合五運六氣、臟腑辨證及衞氣營血等理論及三部九候診法的中醫“組合拳”,在前線中醫藥治療重症患者中取得了令人滿意的療效。“救治重症、危重症患者是對中醫所學知識的高度濃縮,中醫人應注重天人合一,採用多種經典理論相結合,融會貫通於患者的治療,方可取得臨牀療效。”葉永安表示。同時,開具處方時,掌握好“度”是關鍵。葉永安指出,重症患者病情複雜多變,存在着陰虛、脾虛、氣陰兩虛等多種證型,且在陰虛中有熱或夾有濕,兼有外邪,這給治療帶來了很多挑戰。袪濕容易傷陰,而補益太過又容易礙邪。因此,補陰補氣,清除邪氣均不宜太過,需要掌握好“度”。 “這如同在懸崖上施藥,不能有絲毫的閃失。”葉永安説,中醫治療要調整個體身體狀態至陰平陽祕,進而達到身體平衡、疾病自去的效果。在葉永安指導下,北中醫團隊接管的呼六病區重症患者的治療取得了明顯效果,危重症病例拔管率、治癒率穩步提升。3月2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對病區作出調整,把呼吸重症八病區的19名患者順利有序地轉入到了北中醫團隊負責的呼吸重症六病區,進一步提高醫療效率。在北中醫團隊醫護人員的全力配合下,創新的中西醫結合治療,正把一個又一個重症患者轉危為安。

  重生:拯救生命,希望的曙光在望

  回想剛來隔離病房時,病人們的無助與恐慌,北中醫醫護人員就大聲告訴患者:“我們是從北京來的,專門來幫助你們的。”讓隔離病房的患者,心中安穩又感動。短短一個多月時間中,北中醫團隊隊員們,把病房當作家,把病人當親人,他們同舟共濟,在隔離病房裏,留下了一個個歡笑感動的鏡頭,也把一個又一個患者平安送回家。短短一個多月時間中,北中醫團隊創造了很多奇蹟:有一劑藥將患者的高熱退下來的;有心率120次/分鐘,鍼灸幾分鐘後降到90次/分鐘以下的;有用中藥將高齡危重患者救治平安的;有通過中西醫高水平綜合救治高齡危重插管患者順利拔管脱離險境的等等。一個個鮮活的案例,給患者帶來了戰勝病魔的信心,帶來了希望的曙光。 3月5日上午,北京中醫藥大學馳援武漢臨時黨支部舉行了一場激動人心的黨員發展大會,經過一個月來“火線”上的培訓與考察,臨時黨支部同意接收東直門醫院、東方醫院各三位醫療隊員成為中國共產黨預備黨員。“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擲地有聲的宣誓聲迴盪在武漢戰地的上空。一個月來,北中醫團隊隊員以臨時黨支部為戰鬥堡壘,互相幫助、互相提醒、互相配合,形成了良好的工作機制,度過了一道又一道難關,黨旗始終高高飄揚在北中醫團隊抗疫的第一線。

  回望這段特殊的抗疫時光,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相關負責人對北中醫團隊表示了感謝,“他們的到來讓我們也充滿了戰鬥的勇氣。”葉永安也感受頗深:“希望這場戰鬥儘快結束,希望我們的醫務人員都平安地回到崗位,我們的老百姓都能過上平安幸福的生活。”